【蔺苏】舌尖琅琊之豆腐丸

晓早儿:

空色晨歌:



【一卷风云琅琊榜,囊尽天下美食材】




舌尖琅琊第五发。




安辰小朋友被父上诓去学做烧饼的时候顺带有教豆腐丸的做法(水煮的),所以,照这做法一定能成功!【如果不成功,那一定是天意……远目……】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 琅琊阁,知天下事,当然也包括吃的。




  自然,琅琊藏书阁里定收罗了不少菜谱,只不过这琅琊阁里收录的,不是皇家御宴,便是各地山珍,直到传至这一代,蔺晨蔺公子当家,终于把民间小吃的食谱也给搜罗全了。




     且不说蔺公子医术超群,江湖上自是人人皆知。单说蔺少爷自恃游山玩水看遍天下美景,尝遍世间美食,怕也是无人反驳。




     然,世间不如意之事,总有十之八九。





     譬如此时,大年初四,雨后的黄昏。




     梅长苏戴着斗笠,缓缓步出竹林。




    “你说大过年的,姬秋跑这荒郊野外是要做什么。”蔺晨把玩着手里的精巧佩剑,嘴里啧啧有声。




  梅长苏一手扶着青箬笠,遥遥看了眼前方,转头问道,“你饿了吗?”




   “……”蔺晨看了眼身后竹林。枯黄竹叶落了满地,林间隐隐透出稀稀落落的坟茔,忽而一阵狂风袭来,卷起一地湿漉漉的枯叶。




  “下了这坡,村头有家食肆,只是这个时候,不知是否还有得吃。”梅长苏又复张望一番道,“左右能有个地方歇歇也好。”




  蔺晨有心说不饿,奈何开不了这个口,总不能在这人面前露了怯,不然今后只怕再难揭过此事。




  梅长苏摘下斗笠,踱进了村口的食肆。




  蔺晨手里短剑出鞘,耍了个剑花,龙吟之声不绝,才复归剑入鞘,随其后进门。




  “来,喝口热茶压压惊。”店家提了茶水来招呼,梅长苏倒了杯热茶递给蔺晨,“那姬秋死的是惨了点,不过……”




  蔺晨一脸认真地望着梅长苏,“你确定要在吃饭的时候讨论这个?”




  “诶?看你在婺源县跟人破案那会儿,不讲的头头是道的?”梅长苏故作惊讶,揶揄道。




  “……”这理论和实践还是有点差距的好不好。




  梅长苏笑够了,不再惹他,只管问店家有什么吃的。




  “这个时候,正经吃食都没备着,只有肉馅儿馄饨,肉包子,肉饼,豆腐丸……”店家殷勤地报了一串儿名。




  梅长苏转头看蔺晨。




  “……豆腐丸吧。”蔺晨考虑半晌,惆怅地说道,至少听着这个没有肉。




  “好嘞,客官您稍等。”




  “话说,这店怎么会在这地方?”蔺晨灌了一杯热水,总算舒服了点。




  “大概是……离竹林近,方便点?”梅长苏顿了顿,忽然道,“唔,想起个事儿,这个豆腐丸,里头大概是肉馅儿的。”




  “你大爷的!”蔺晨一溜烟冲进了厨房。




       最后,上了一荤一素两碗豆腐丸。




  圆滚滚的丸子有鸡蛋大,表面均匀无缝,这便不会煮开裂。碗里汤底加了酱醋,撒了猪油爆过的葱花。




  蔺晨一口咬下,烫地呲牙咧嘴,只得含着豆腐嗤呼喘气。




  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梅长苏看乐了。拿勺子撩了撩葱花,先勺了口汤来喝。续而将豆腐丸划开,合着汤汁吹凉了吃,原本白嫩的豆腐用骨头汤煮得丝丝入味,并无半分豆腐生的味道。




  蔺晨也有样学样,划开丸子再咬一口,便露出了里头冬笋荠菜蘑菇馅儿。




  “咦,是冬笋芥菜馅儿的,倒是还未尝过。”梅长苏瞧了眼蔺晨碗里的素馅儿,顺手便将半个丸子捞走吃了,“果然还是得有肉才好吃,唔,蔺晨要尝尝不。”




  “不。”蔺晨回绝地毫不犹豫。








  寒冷的冬季雨后,饥肠辘辘地从如此阴深深的地方出来,能吃到暖暖的素馅儿的豆腐丸,心头也是各种舒畅。




  是以,一碗吃罢,蔺晨把那些讨厌的画面从脑子里剔除之后,探索人类本能欲望的星星之火又开始以燎原之势展开。




       蔺晨招呼着喊来店主,问了豆腐丸做法,听着也不麻烦。




  称两斤卤水豆腐,先切小块放篮子里沥干水,再用手捏成豆腐泥,越细越好,加盐拌匀待用。




  馅儿按自己喜好,均切成末,也拌匀了调好味道。




  接着把馅儿裹到豆腐里,搓结实了再丢碗里滚,滚的表皮没有缝隙,便可下锅。




  锅底用高汤,先退了火,下了豆腐丸后复加火煮沸,直到豆腐丸浮出水面,这便熟了。




  “店家,这豆腐丸,煮到浮出水面即可出锅?”梅长苏吃完最后一个,推了碗,搁下筷子问店家。




  “是是,没错。”店家点头哈腰。




  “唔,你这肉馅儿的豆腐丸,是什么时候煮的?”梅长苏又问。




  “就刚才,新鲜着呢,客官放心。”




  “嗯,谢了。”梅长苏手搓着衣袖,心不在焉地答道。




    走出食肆,店家地站在门口相送,梅长苏抬手行了一礼,“徐舵主无须多礼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店家脸上神色一僵,续而陪笑道,“客官说的是什么话……”




        蔺晨手里短剑一弹,侧身上前一步。




      “肉馅儿的豆腐丸,入口并不半分豆腐的生味儿,煮了至少有大半个时辰,而素馅儿的才是刚煮的。”梅长苏微微一笑,负手道,“徐舵主追杀姬公子至此,大约便是在这食肆里动的手,敢问此间店主身在何处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徐舵主目光一凛,抖手亮出一柄匕首,揉身欲上前,只听哐当一声,蔺晨短剑出鞘,架住了刀刃。




       飞流无声无息地至屋顶落下,不过一瞬,这食肆便被江左众人围了个周全。




     “阁下何人。”徐舵主终于觉察出不妙,收了匕首。




     “江左盟,梅长苏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拱手一礼,缓声道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  已是暮春时节,雨过天青。




  竹外桃花开,雨打花枝,一地落英。








  梅长苏倚着案几,看着新收罗来的翔地记。




       缓缓翻过一页,写的正是江南山陵的某地,提笔正欲记上一笔,蔺晨兴冲冲奔了进来。




  “长苏,给你看样东西。”蔺大少爷把揣着的书册往梅长苏案几上一拍,揣袖落座。




  梅长苏挑眉看了眼蔺大公子,拿过书册翻看。




  封页上书名留白,翻过一页,上书“一卷风云琅琊榜,囊尽天下美食材。①”

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看着便笑了,“蔺少阁主这是打算收集天下美食?”




    “你且看着。”蔺晨故作神秘,随手拿了梅长苏的杯子,仰头一口茶,“这满口烟火味儿你怎么就如此爱喝。”




   “暴殄天物。”梅长苏随口回一句,继续翻着手里书册,是蔺晨誊抄着各种小吃的特色及做法,篇首有简略的记事,竟然均是两人路途见闻,此时不过三五篇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搁下书,抬眼看蔺晨。




      “如何?”蔺大少爷摸出了折扇展开,一脸得瑟。




  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日暮斜阳,透过窗棂落在眼前这人身上,似乎连发丝儿都闪着金黄的光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依稀记起了那年寻遍金陵城,只为给母亲寻个新奇有趣儿的生辰贺礼,到了送出去的那一刻,怎么也抑制不住的欢喜雀跃。




   “蔺晨。”这两字似叹息般在嘴里绕了数来回,仿若带了几分酒意,份外醉人。




       摇着扇子的手一顿,忽而狠狠扇了两下,复又凑近前去,低喃着喊人名字,“长苏……”




    梅长苏手上的书册下意识的便蒙上了蔺大少爷宛若明月的脸。




      蔺晨嘿嘿一笑,一把抓住梅长苏的手腕,右手一揽,圈住了梅长苏的腰,低头便覆上了眼前人的唇。




      呼啦一声,梅长苏剩下的一手将案上书册扫落,这一下倒是惊醒了神智,抬脚便是一脚狠踹。




     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蔺晨默念心经,顺势倒在一旁忍笑不已。




     “你大爷的。”梅长苏挣脱手腕,理了理衣襟,俯身捡起被扫落的两册书。




     “长苏,想吃肉。”蔺晨单手支这头,侧躺一旁,砸吧着嘴道。

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瞥了眼蔺晨,翻开食谱,提笔便在豆腐丸的馅儿那一项上加了批注:有肉为佳,皆肉亦可。




     “我只想晚上有肉吃。”蔺少爷继续提意。




       啪嗒一声,糊蔺公子一脸的书册上,墨未干,印了蔺晨一脸斑驳墨迹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看着蔺晨的脸,手里茶水泼了满地,差点没笑背过气去。




  “你高兴就好。”蔺公子心情甚好,顺手接过梅长苏手里杯子续上茶水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 








  此后,同梅长苏每到一处,蔺晨总不忘收罗些美食记上,并且一一品尝点评,至于是否需要增加些运动量,蔺公子表示并不需要考虑。




    春去秋来,数载光阴转瞬即逝。




    那本册子也已有了厚厚的一沓。




    “以后等我们走不动了的时候,可以一样样地做来吃,边吃边回忆,自然是一番乐趣。”蔺晨理着稿子,转头道,“不过我们可得多走些地方,不然怕不够我们吃的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正批注着翔地记,不知不觉已是最后几页,闻言倒是愣住了,转头对上蔺晨笑盈盈的大圆脸,终是展颜笑了应好。  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




  寒风凛冽,枯草连天。




  




    北境蛮荒之地,只有西风烈酒,大块肉。




       蔺晨收起最后一卷稿,细细誊抄其上。




 




     这是他同长苏,最后的旅程。




 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 薤上草,何易晞。




     蔺晨有时候会看着琅琊阁的消息简报,想着那些毫不犹豫轻易赴死的人,那些纵身山崖、一剑封喉、吞咽毒药的人,是对现世的绝望,还是因彼岸有更美的风景,才有勇气抛下一切,决然奔赴。




  只是最后,总能忆起那人最后满足的容颜。




 “不能陪你走遍山川河岳,回忆往昔,是我食言。”梅长苏成全天下人,唯一亏欠的是蔺晨。“此生得遇,是长苏之幸。”




   “若有来生,许我可好?”




   “……好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  




  又是一年暮春。




  花开荼蘼,残红落尽。  





  泛黄的书皮裹着厚厚的一册书。




  风,翻过一页页泛黄纸张,一直翻到第一页。




  仿若回到最初,回到时光从未开始的地方。




  上头仍会有那人执笔批注的墨香,萦绕不息。




 




    远处雨后的天色,清凉如水。




  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  “老板,来碗豆腐丸。”白衣公子折扇轻摆,晃悠悠踱进一家路边食肆。




  “好嘞。”店家欣然应道。




  “老板,再加一碗,肉馅儿的。”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白衣公子折扇一滞,蓦然回首。




      街角日光倾斜,桃李芬芳,公子如玉。




      笑靥如花。








豆腐丸·完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①这是活动的口号,搬来用了~




提醒小天使们,后头将有一大波的玻璃渣和刀子逼近。




阿远说舌尖是可爱的撒糖活动那是浮云……毕竟我们是刀群……【:-D】




舌尖系列戳此处~




1.福饺 2.金陵大排档 3.葱油饼 4.鸡汁汤包 5.豆腐丸 6.梅子酒 7.荔枝肉 8.蔬菜粥 9.粉子蛋 10.肉夹馍 11.桂花糖藕 12.【清蒸鱼】 13. 把子肉 14.辣子鸡 15.桂花糖芋苗 16汤圆


评论
热度(151)
  1. 才疏学浅晓早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晓早儿空色晨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才疏学浅 | Powered by LOFTER